蝸牛國際物流(大連)有限公司
Snail International Logistics (Dalian) Co., Ltd
400-006-5156

安能王擁軍:未來(lái)的物流平臺什么樣?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1-11-21 15:48作者:蝸牛國際物流

安能王擁軍:未來(lái)的物流平臺什么樣?


  大概10年前,物流行業(yè)就在談?wù)?。如果我們把整個(gè)行業(yè)區分成頭部企業(yè)、腰部企業(yè)、底部企業(yè)來(lái)看的話(huà),可以發(fā)現,這么多年過(guò)去了,即使身處頭部的大型企業(yè),也沒(méi)有幾個(gè)長(cháng)得特別漂亮的。除了順豐、「三通一達」等這幾家企業(yè),每年能達到數十億元級別的利潤。


  但是,中小物流企業(yè)就真的那么差嗎?在安能物流董事長(cháng)王擁軍看來(lái),很多這類(lèi)腰部企業(yè)長(cháng)的不差。中國3000多家上市公司里,利潤低于2億元的有近2200多家,絕大部分只有數千萬(wàn)元的利潤。而過(guò)去沉淀下來(lái)的一大部分腰部物流企業(yè),收入大約能達到2—3億元,也能做到很可觀(guān)的利潤,只不過(guò)還需要「穿上新衣服」再有點(diǎn)「新增長(cháng)」。


  而如今,物流行業(yè)經(jīng)歷過(guò)一輪洗牌后,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、資本環(huán)境都發(fā)生變化?,F如今,物流行業(yè)的整合應該遵循什么樣的邏輯?又有哪些方法論?


   由運聯(lián)智庫主辦的「運聯(lián)智庫年會(huì ):2020趨勢與預測」大會(huì )上,王擁軍發(fā)表了以《最好的時(shí)刻:傳統中小物流企業(yè)的出路》為題的演講,帶來(lái)他的理解。


以下為王擁軍演講實(shí)錄整理:


各位物流行業(yè)的同行、朋友們,大家下午好!


今天這個(gè)會(huì )的主題本來(lái)很難講。趨勢與預測誰(shuí)也說(shuō)不準,但是關(guān)于趨勢沒(méi)東西講也不對,因為每年行業(yè)都在發(fā)生很多變化,也確實(shí)需要借助過(guò)去的經(jīng)驗和失敗對未來(lái)做一些思考。所以講預測,更多的是對過(guò)去五六年行業(yè)發(fā)生的事情進(jìn)行思考。


大家都在講物流行業(yè)的同行很痛苦,有一句話(huà)是今天很殘酷,明天更殘酷,后天就好了。但問(wèn)題是,后天有多遠?


我們先從基本牌面看起。大概10年前行業(yè)就在談?wù)?。我把它切分成兩塊蛋糕來(lái)看,一塊叫存量,即原有的制造企業(yè)傳統物流企業(yè);另一塊叫增量,即隨著(zhù)電商興起、新消費興起的快遞、即時(shí)配送、小票零擔。這一塊是消費升級、渠道變革帶來(lái)的增量市場(chǎng)。


可以看到一個(gè)現象,今天增量市場(chǎng)80%份額歸到了頭部企業(yè),增量整合地非???,過(guò)去10年間快遞前6名的集中度達到了80%以上。而大的存量市場(chǎng)中,整車(chē)、大宗、海運、合同物流等傳統物流市場(chǎng),頭部企業(yè)沒(méi)有那么多,大量的還是中小企業(yè)。這與我10年前進(jìn)入物流行業(yè)的時(shí)候沒(méi)有太大變化。


那么,這些中小物流企業(yè)怎么撐到后天?


1、資本散場(chǎng)


過(guò)去幾年里,大家依賴(lài)資本來(lái)解圍,行業(yè)拿了非常多的錢(qián)。


2014-2018年,這4年是最好的資本投資周期,總融資額超過(guò)2400億元。安能也拿了不少錢(qián),但比我們拿錢(qián)更多的人也有非常多。仔細看錢(qián)的流向的話(huà)可以發(fā)現,科技流派、貨主流派、運營(yíng)流派三個(gè)流派中,有科技基因的拿了這2400億元里的一半。


但結果如何?命中概率并不是那么高,跑出來(lái)的企業(yè)寥寥無(wú)幾。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,是企業(yè)只有四五年的生長(cháng)期,但是頭部企業(yè)的培養往往需要數十年。


現在舞臺上活躍的頭部企業(yè)大部分都是10-20年,最快的百世、安能也用10年的時(shí)間才擠進(jìn)頭部企業(yè)陣營(yíng),而且還不算是特別明顯的頭部。所以,物流企業(yè)典型的生長(cháng)周期就是10-20年,而資本的期望是5年。這個(gè)時(shí)間是錯配的。


未來(lái)資本能不能再活躍五年?很難。資本要快速、高額的回報,每年10%、12%的收益遠遠不夠。我們很難再期望未來(lái)有大量的資本進(jìn)入這個(gè)行業(yè),基本會(huì )掉一半。


另外看金融行業(yè)。過(guò)去幾年,金融政策寬松的環(huán)境下,物流公司可以通過(guò)借款拿到很多錢(qián)?,F在整個(gè)國家產(chǎn)業(yè)政策緊縮,注定了通過(guò)債權的金融杠桿給行業(yè)解困這條路,基本沒(méi)什么可能性。


我們這個(gè)行業(yè)國企非常少,都是民企,先天面臨資本不足的問(wèn)題,都是靠一點(diǎn)點(diǎn)本金慢慢滾起來(lái)的。而資本金不足的時(shí)候,去杠桿的周期里你就找不到足夠的抵押品,沒(méi)有抵押品錢(qián)就進(jìn)不來(lái)?,F在整個(gè)監管政策越來(lái)越「同頻共振」,金融機構的共振造成的「踩踏事件」也不少。


這種行情下,中小物流企業(yè)至少三五年之內不會(huì )再進(jìn)入寬松狀態(tài)。所謂的金融服務(wù)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,實(shí)際上更多的是服務(wù)頭部企業(yè),而不是腰部企業(yè)和長(cháng)尾企業(yè)。因此,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的情況還將繼續,企業(yè)本身還將適度淘汰。


2、行業(yè)進(jìn)入去產(chǎn)能周期


繁榮過(guò)后必將進(jìn)入衰退到蕭條的過(guò)程。行業(yè)進(jìn)入去產(chǎn)能周期,一定會(huì )帶來(lái)利潤率的下降,部分企業(yè)退出市場(chǎng)。


前兩年,通過(guò)環(huán)保去產(chǎn)能帶來(lái)的一個(gè)明顯結果,就是小企業(yè)死了之后大企業(yè)的利潤反而好了,很多上市公司的利潤上升了。因為,去產(chǎn)能周期對小企業(yè)的影響是最主要的。我覺(jué)得,未來(lái)三五年是你死我活的競爭,競爭一定非常殘酷,中小物流企業(yè)一定會(huì )成批量地退出市場(chǎng)。


典型的是專(zhuān)線(xiàn)市場(chǎng)。我們初步統計,上海專(zhuān)線(xiàn)今年消失了20%左右,但對整個(gè)行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這是健康的,只有最弱的產(chǎn)能出清,大家的日子才會(huì )好過(guò)。這就是規律。熬過(guò)這個(gè)周期那就是「剩者為王」,你的份額和利潤率就會(huì )起來(lái);如果大家都不死,都熬著(zhù),這對行業(yè)才是壞的事情。


那么如何應對去產(chǎn)能周期這么嚴酷的行情,淘汰競爭對手,讓自己成為「剩者」?答案就是我們不能依賴(lài)于別人,更多的要找自己有什么。


我們通常把企業(yè)區分成頭部企業(yè)、腰部企業(yè)、尾部企業(yè)。今天物流行業(yè)所謂的頭部企業(yè),其實(shí)沒(méi)有幾個(gè)長(cháng)得特別漂亮的。除了順豐、「三通一達」等這幾家企業(yè),每年能達到數十億元級別的利潤;剩下的頭部企業(yè),比如象嶼物流,2018年營(yíng)收超2000億元,利潤10億元,市值只有90億元;航運界的老大安通物流, 2019年營(yíng)收100億元,虧損則達近10億元。所以大企業(yè)未必那么好,大家對企業(yè)估值一定要有重新的認識。


而中小企業(yè)真的那么小、那么差嗎?有兩家上市公司——華鵬飛和新寧物流可以作為案例來(lái)看。這兩家企業(yè)上市時(shí),都只有2億元的收入,1900萬(wàn)元—2000萬(wàn)元的利潤,今天在座的很多物流公司可能跟他差不了多少。所以想象一下,距離沒(méi)有那么遙遠。


今天很多腰部企業(yè)不差的。中國3000多家上市公司里,利潤低于2億元的就有2200家,絕大部分就幾千萬(wàn)元利潤。而物流行業(yè)經(jīng)過(guò)10-20年的奮斗,沉淀出了一大部分收入在2—3億元的腰部企業(yè),它們其實(shí)并不差,已經(jīng)很好了,只不過(guò)需要「穿上新衣服」再有點(diǎn)「新增長(cháng)」。


那么怎么增長(cháng)?重新認識平臺。


3、重新定義平臺


資本浪潮下,以前大家談的都是物流平臺,指望零散的物流企業(yè)抱團取暖成為一個(gè)平臺。但是,平臺到底能不能替這個(gè)行業(yè)找到方向?


首先,我們看過(guò)去5年冒出的很多平臺,有部分成功案例,但是絕大部分平臺今天非常困難。這其中的影響因素很多,我們總結下來(lái)發(fā)現,問(wèn)題其實(shí)是來(lái)自自身的。


比如,一是期望過(guò)高,估值太貴。雖然有人愿意跟你玩,但你步子太高投資人邁不進(jìn)來(lái);講的故事太大,難以進(jìn)一步獲取社會(huì )資源。二是缺乏運營(yíng)抓手。很多平臺浮在上面沒(méi)有下來(lái),沒(méi)有找到真正提高效率的東西。三是投入太高。平臺還沒(méi)有搞就先招一堆副總裁,各個(gè)年薪百萬(wàn)的,什么都還沒(méi)有做成,成本就下去好幾億。若真要專(zhuān)注下去提高運營(yíng)效率,這些年薪百萬(wàn)的人可能不一定有用。


第二個(gè)思考,什么叫平臺?


我記得5年前平臺剛出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我專(zhuān)門(mén)寫(xiě)過(guò)一篇文章《熱平臺,冷思考》(點(diǎn)擊回顧)。平臺和物流企業(yè)之間的關(guān)系,不是說(shuō)這個(gè)一定打敗那個(gè);大家都有自己的生存空間,平臺有平臺的邏輯,物流企業(yè)有物流企業(yè)的邏輯。


中國差不多有數百個(gè)B2B平臺,本身B2B平臺成功率和估值都不會(huì )太高,這也是一個(gè)規律?,F在能做到上百億的B2B平臺就非常不錯了。


第三個(gè)思考,平臺怎么演化?


我要談的是,是不是可以把平臺化的商業(yè)模式和傳統物流企業(yè)的運營(yíng)結合起來(lái)。


為什么投資人喜歡投平臺,是因為傳統物流企業(yè)雖然務(wù)實(shí)、扎實(shí)、有利潤,但沒(méi)有增長(cháng)和明天;而平臺型的商業(yè)模式給了投資人一個(gè)希望,雖然今天虧錢(qián),但未來(lái)前景很好,有一個(gè)增長(cháng)的商業(yè)模式。


所以我們今天需要思考的是,怎么樣把傳統物流企業(yè)接地氣的部分,與平臺有增長(cháng)的商業(yè)模型結合起來(lái)。


我今天最核心的分享是想給大家提出一個(gè)思考方向:我們是不是可以形成一個(gè)平臺型的物流企業(yè),它是有增長(cháng)有未來(lái)的,同時(shí)也是懂客戶(hù)、懂運營(yíng)的商業(yè)組織模型。我把它叫做「總部加業(yè)務(wù)單元分工的模型」。


為什么合同物流企業(yè)很難增長(cháng)?因為增長(cháng)都靠那幾個(gè)最核心的合伙人,合伙人就三個(gè),做的東西就那么大。那么,能不能從三個(gè)合伙人變成三十個(gè)合伙人呢?能不能探討出一種組織模型,能夠讓三十個(gè)合伙人在你的平臺下面奮斗呢?所以,我們要突破傳統物流企業(yè)的組織模型,總部可以成為一個(gè)組織的平臺,一個(gè)資本運營(yíng)的平臺,但是業(yè)務(wù)單元需要更接地氣。


我們需要重新定義平臺,從平臺型商業(yè)模式到平臺型組織,把傳統企業(yè)的運營(yíng)能力和對客戶(hù)、對市場(chǎng)最接地氣的掌控能力,與平臺型的商業(yè)模式結合,打開(kāi)傳統物流企業(yè)的增長(cháng)模型。過(guò)去的平臺,一張嘴就是一頂「物聯(lián)網(wǎng)」「大數據」的大帽子,只有腦袋沒(méi)有腿,很多這樣的平臺走不下去甚至很多已經(jīng)死掉了。而未來(lái)的平臺一定要有強有力的腿,而這條腿就要靠所有對運營(yíng)、對客戶(hù)扎根非常深的傳統物流企業(yè)來(lái)完成。


通過(guò)這一路徑,企業(yè)會(huì )更務(wù)實(shí)一點(diǎn)。民營(yíng)企業(yè)要更可持續,必須大規模增加資本金;你要拿到社會(huì )的信用,就必須打開(kāi)增長(cháng)翅膀,一定要和平臺融合。而平臺不能只是漂在上面,如何和傳統腰部的物流企業(yè)結合,也是所有平臺需要思考的最核心問(wèn)題;否則,你拿到錢(qián)自己去燒,投資效率太小了。怎么樣與傳統的腰部企業(yè)結合,將他們融入進(jìn)來(lái),這對平臺來(lái)說(shuō)是一個(gè)莫大的機會(huì )。


所以,我認為今天這個(gè)時(shí)間點(diǎn)是最好的時(shí)刻。市場(chǎng)上錢(qián)沒(méi)那么多,大家都非常難受。行業(yè)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了相對比較漫長(cháng)的去產(chǎn)能周期,大家都被逼到墻角的時(shí)候,也是大家沉下心來(lái)思考的時(shí)候。我相信,今天來(lái)開(kāi)會(huì )的很多企業(yè)都有一定的基礎,可能都算腰部的物流企業(yè),對你們來(lái)說(shuō)這真的是最好的時(shí)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