蝸牛國際物流(大連)有限公司
Snail International Logistics (Dalian) Co., Ltd
400-006-5156

物流業(yè)全面恢復尚待時(shí)日 脫困還需“輕”裝上陣“智慧”升級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1-11-21 15:19作者:蝸牛國際物流

物流業(yè)全面恢復尚待時(shí)日 脫困還需“輕”裝上陣“智慧”升級


  近日,新華財經(jīng)記者跟蹤調研物流業(yè)復工復產(chǎn)情況發(fā)現,隨著(zhù)全國多省、市交通管制措施的解除,物流運輸逐步恢復正常秩序,物流企業(yè)復工復產(chǎn)進(jìn)入快速車(chē)道。但由于“用工荒”、“生產(chǎn)防疫難兩全”等矛盾仍然突出,我國物流市場(chǎng)需求疲軟,成本上升,首當其沖的就是中小物流企業(yè)。


  業(yè)內人士認為,物流企業(yè)大多具有重資產(chǎn)投入和勞動(dòng)密集型的特征,面對新冠肺炎疫情這類(lèi)突發(fā)性風(fēng)險事件時(shí),容易出現資源冗余或者緊缺的狀況。對此,物流企業(yè)應采取更靈活的資源管理模式,逐步從“重資產(chǎn)”持有到“輕資產(chǎn)”運營(yíng),同時(shí)強化科技賦能,提升物聯(lián)網(wǎng)、信息技術(shù)、現代管理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等在物流領(lǐng)域的應用。


政府企業(yè)協(xié)同復工 物流業(yè)復蘇跡象明顯


  連日來(lái),中央和地方政府陸續出臺了包括加大財稅金融支持力度、降低物流相關(guān)行業(yè)收費負擔等紓困政策,全國多地企業(yè)復工復產(chǎn)隨之全面鋪開(kāi),物流業(yè)復蘇步伐加快。


  據中國物流與采購聯(lián)合會(huì )、G7物聯(lián)網(wǎng)平臺、聯(lián)想MI發(fā)布的統計數據顯示,進(jìn)入3月以來(lái),隨著(zhù)市場(chǎng)需求的逐步恢復,全國物流領(lǐng)域復工復產(chǎn)進(jìn)度明顯加快。3月份的第三周,全國長(cháng)途整車(chē)運輸流量已恢復至去年同期的80%左右;全國長(cháng)途零擔專(zhuān)線(xiàn)物流企業(yè)復工率為去年同期的90%;全國省內零擔線(xiàn)路開(kāi)通率達到96%;全國整體物流省內零擔市場(chǎng)貨運復工比例達到92%;全國整體零擔貨運流量恢復到去年同期的81%,恢復勢頭良好。


 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陶金等業(yè)內人士表示,疫情沖擊下,相當一部分的居民消費更加依賴(lài)生活物流,尤其是在日用品、必需品的剛性需求大范圍轉移至線(xiàn)上的情況下,物流業(yè)的復工和時(shí)效提高,將使得這種轉化程度更大,進(jìn)而減緩消費需求的收縮程度。從物流業(yè)企業(yè)近期的業(yè)務(wù)量和收入增長(cháng)來(lái)看,市場(chǎng)也正在對這部分需求進(jìn)行著(zhù)補償。未來(lái)3個(gè)月物流供應鏈需求將得到釋放,物流業(yè)企業(yè)后期有望得到恢復性增長(cháng)。


“微循環(huán)”不暢 “復產(chǎn)難”痛點(diǎn)猶存


  調研中記者發(fā)現,由于各地防控政策不一,雖然物流業(yè)復工復產(chǎn)進(jìn)入快速通道,但“路通運未通”、“復工難復產(chǎn)”等問(wèn)題仍然突出。


   ——行業(yè)產(chǎn)能仍未恢復,生產(chǎn)性物流業(yè)務(wù)量收縮。近期,中國物流與采購聯(lián)合會(huì )對全國 2000 多家物流企業(yè)開(kāi)展了復工復產(chǎn)問(wèn)卷調查,結果顯示,受人員返崗不夠,社會(huì )需求不足等因素影響,物流企業(yè)復產(chǎn)率僅為滿(mǎn)負荷運轉水平的三分之一左右,存在“復工不復產(chǎn)”的現象。


  另?yè)袊锪餍畔⒅行陌l(fā)布的數據顯示,今年1-2月份,中國物流業(yè)景氣指數平均為38.1%,比上年同期回落13.6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其中,新訂單指數為42.3%,比上年同期回落10.9個(gè)百分點(diǎn),表明需求回落導致物流各細分行業(yè)業(yè)務(wù)量普遍收縮。


  “物流業(yè)是一個(gè)與生產(chǎn)制造、商貿流通、金融等融合共生的融合型產(chǎn)業(yè)。如今工商企業(yè)延遲開(kāi)工或用工荒下開(kāi)工難,運輸需求不振,一些運輸企業(yè)短期內無(wú)貨可運。而電商快遞、消費物流等服務(wù)民生的物流是高頻剛需,也是政策推動(dòng)優(yōu)先保障的?!?中國物流與采購聯(lián)合會(huì )專(zhuān)家委員楊達卿表示,服務(wù)于工商企業(yè)的物流受到的影響大于服務(wù)民生的生活物流。


  ——現金流壓力增加導致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困難。業(yè)內人士表示,物流企業(yè)毛贏(yíng)利不高,大多在10%左右,抗風(fēng)險能力不強,受疫情影響大。


  云南省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負責人表示,物流行業(yè)從業(yè)人員受疫情影響,出現拒絕承運或大幅提高運費要求的情況,進(jìn)一步加大了物流企業(yè)在疫情防控期間的經(jīng)營(yíng)難度。


  “2月份企業(yè)處于停擺狀態(tài),收入基本為零,損失了近500萬(wàn)元,短期內難以恢復到正常的運力狀態(tài)?!碧m州紅旗物流有限公司負責人說(shuō),物流企業(yè)現金流通常不富余,一方面是因為賬款周期長(cháng),另一方面是因為近年來(lái)物流業(yè)整體贏(yíng)利下降,必須要持續擴大規模才能維持,一旦虧損會(huì )“元氣大傷”。


  ——司機復工率低,推高物流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成本,導致運費上漲。據成都市物流協(xié)會(huì )對129家重點(diǎn)物流企業(yè)進(jìn)行跟蹤調研的結果顯示,由于司機返崗率較低、運輸過(guò)程中手續復雜等原因,出現一些司機要價(jià)偏高、運費普漲的現象。


  巴中境宇塑料有限公司負責人表示,雖然全國收費公路免費通行,但該企業(yè)2月下旬復工以來(lái),物流成本比同期增加了10多萬(wàn)元?!爸饕且驗楝F在在本地很難找到車(chē),沒(méi)司機跑,我們只能從周邊地區找車(chē),一來(lái)一回就增加了運費成本?!?/span>


智慧化+輕資產(chǎn)或助物流業(yè)盡快脫困


  據中國物流信息中心統計,此次疫情中,機械電子類(lèi)物流、紡織服裝物流、汽車(chē)及零部件物流、建材家居和渣土運輸物流等方面的企業(yè)受沖擊較大。其中,機械電子物流91.6%的企業(yè)認為有重大負面影響,58.3%的企業(yè)認為一季度收入將下降50%以上;汽車(chē)零部件、建材家居和紡織服裝物流企業(yè)認為有重大負面影響的超過(guò)80%。


  業(yè)內人士表示,雖然我國物流企業(yè)在運輸、配送、跨境、物流服務(wù)等各個(gè)環(huán)節競爭力在逐年增強,但具備全環(huán)節、全面的供應鏈服務(wù)能力的企業(yè)依舊稀缺。

  疫情之下,物流產(chǎn)業(yè)鏈涉及到資產(chǎn)、庫存、調撥、分配等“硬件”配置,更加考驗科技含量以及統籌能力等“軟實(shí)力”,一些經(jīng)營(yíng)模式傳統、沒(méi)有深度合作關(guān)系、運營(yíng)能力不強的企業(yè)將會(huì )出局。


  甘肅省物流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岳建武認為,物流企業(yè)若要渡過(guò)難關(guān)亟需“輕裝上陣”:一方面,推行更彈性化的資源獲取模式,例如推行大型固定資產(chǎn)的經(jīng)營(yíng)性租賃、非核心業(yè)務(wù)環(huán)節的部分外包等,從而將固定成本轉化為可變成本,在危機出現時(shí)最大程度降低對企業(yè)財務(wù)和經(jīng)營(yíng)的沖擊;另一方面,探索通過(guò)共享方式獲取外部資源,例如人力共享、設備共享,從而基于市場(chǎng)和客戶(hù)的需求波動(dòng)快速調動(dòng)資源。


  原色咨詢(xún)合伙人丁偉強表示,未來(lái)運營(yíng)效率較高,在全國范圍內的共享中心已初現雛形和數字化、線(xiàn)上化水平達到一定程度的企業(yè)將會(huì )在危機中逆勢而上。


“對于物流行業(yè),資金問(wèn)題并不是根本問(wèn)題,最核心的在于商業(yè)模式的改變。未來(lái)做物流,不具備數據化+網(wǎng)絡(luò )化運營(yíng)能力,就無(wú)法保障時(shí)效性和快速匹配的規模效應,企業(yè)將很難發(fā)展?!?丁偉強說(shuō),物流企業(yè)當前進(jìn)一步擴張的做法并不可取,相反,要根據客戶(hù)與公司的匹配程度,將企業(yè)的優(yōu)勢資源,如資金、人力等向核心客戶(hù)傾斜,適當“縮編”才是行之有效的方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