蝸牛國際物流(大連)有限公司
Snail International Logistics (Dalian) Co., Ltd
400-006-5156

為物流紓困,降成本要出硬招
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1-11-21 14:24作者:蝸牛國際物流

為物流紓困,降成本要出硬招


  國務(wù)院辦公廳日前轉發(fā)國家發(fā)展改革委、交通運輸部《關(guān)于進(jìn)一步降低物流成本的實(shí)施意見(jiàn)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意見(jiàn)》)?!兑庖?jiàn)》提出六個(gè)方面政策措施,以降低物流的制度成本、要素成本、稅費成本、信息成本、聯(lián)運成本、綜合成本。


  一業(yè)興,百業(yè)旺。物流業(yè)是制造業(yè)中的服務(wù)業(yè)、服務(wù)業(yè)中的制造業(yè)。物流業(yè)蓬勃發(fā)展,讓需求側與供給側實(shí)現高效對接,對滿(mǎn)足消費需求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、帶動(dòng)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意義重大,這從近年來(lái)物流業(yè)對我國經(jīng)濟的貢獻中不難看出。一場(chǎng)突如其來(lái)的疫情,讓物流業(yè)在經(jīng)濟意義之外更多了幾分民生擔當,獲得了社會(huì )認可。在不少行業(yè)跌入低谷的背景下,物流業(yè)逆勢上揚,表現搶眼。以快遞為例,據國家郵政局統計,1-4月全國快遞服務(wù)企業(yè)業(yè)務(wù)量累計完成190.3億件,同比增長(cháng)11.5%,業(yè)務(wù)收入量累計完成2254.9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5.6%??梢哉f(shuō),在以“雙統籌”奪取“雙勝利”過(guò)程中,物流業(yè)立下了汗馬功勞。


  數字表明,近年來(lái)我國物流業(yè)一直處于加速跑狀態(tài)。自2014年以來(lái),我國社會(huì )物流總額持續增長(cháng):2017年為252.8萬(wàn)億元,2018年為283.1萬(wàn)億元,2019年為300萬(wàn)億元。我國已成為世界最大的物流市場(chǎng),成就令人欣慰,背后亦有隱憂(yōu),物流成本較高便是制約行業(yè)發(fā)展的一個(gè)痛點(diǎn),也是深化改革的一個(gè)難點(diǎn)。降低物流成本,以物流業(yè)健康發(fā)展帶動(dòng)經(jīng)濟平穩運行,業(yè)已成為共識,那么,下好這盤(pán)大棋要從哪里落子?


  降低物流成本是一項系統工程,必須堅持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(xiàn),運用多種政策工具,優(yōu)化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,實(shí)打實(shí)為物流企業(yè)降成本。與此同時(shí),政企保持良好互動(dòng),從不同角度朝著(zhù)同一目標進(jìn)發(fā),共同打好降成本、增效益的“組合拳”。在降低物流成本過(guò)程中,尤其要強調問(wèn)題意識、目標意識,找準“痛點(diǎn)”,用實(shí)招、出硬招,避免“放空炮”。


  提及物流成本構成,最直觀(guān)的便是各種“費”,比如高速公路通行費。這筆費用在物業(yè)成本中占比有多大,即使不看統計數字,僅從疫情期間因高速公路免費導致快遞費下調就不難想象。因此,《意見(jiàn)》明確指出,要降低公路通行成本,其中提到“鼓勵有條件的地方回購經(jīng)營(yíng)性普通收費公路收費權,對車(chē)輛實(shí)行免費通行”。如此,甚好。公路通行成本之外,還有燃料成本、電力和通信成本等。假如這些由大型國企提供的商品和服務(wù)價(jià)格都有所下調,“星星之火”形成“燎原”之勢,將會(huì )極大降低物流成本,從而降低幾乎所有行業(yè)的成本。


  除了上述費用,最重要的政策工具還是減稅降費。根據財政部的數據,2019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超過(guò)19萬(wàn)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3.8%,這是近年來(lái)財政收入增速首次低于GDP增速,彰顯減稅降費的成果。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“各級政府必須真正過(guò)緊日子”,成果要在減稅降費上有所體現。在這方面,《意見(jiàn)》提出要“落實(shí)好大宗商品倉儲用地城鎮土地使用稅減半征收等物流領(lǐng)域稅費優(yōu)惠政策”,做了明確安排。


  從企業(yè)層面審視降低物流成本,還存在許多掣肘因素。比如運輸手段單一,大多數企業(yè)還是依靠汽車(chē)運輸,多方式聯(lián)合運輸的模式還沒(méi)有形成;再如運輸車(chē)輛空跑,貨沒(méi)有車(chē)、車(chē)找不到貨,空跑的現象在物流行業(yè)比較常見(jiàn),這是行業(yè)信息化程度不高所致。從物流企業(yè)內部挖潛,要在多方式聯(lián)合運輸和信息化平臺建設上想辦法、下功夫。當然,這也不是企業(yè)獨力能夠完成的,需要外部協(xié)調、統籌?!兑庖?jiàn)》的第四、第五方面就是針對這兩個(gè)議題。


  降低物流成本,涉及利益博弈,無(wú)疑是一場(chǎng)刀刃向內的改革,要削手中的權、去部門(mén)的利、割自己的肉,并非易事。這需要各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提高政治站位,跳出部門(mén)利益的小圈子,融入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大格局,為國家發(fā)展、人民幸福展現大胸懷、大擔當。